当前位置: 欧宝平台 > 欧宝平台 > >

今晨谈伤别离执手相看泪眼

时间:2020-10-31来源:未知作者:admin点击:
主持人:分手饭吃完了,毕业证到手了,接下来就该离校了。对于大部分毕业生来说,离校的滋味是咸的。送走了一个又一个室友,每一次都会泪流满面,四年的朝夕相处,过的是亲如

  主持人:分手饭吃完了,毕业证到手了,接下来就该……离校了。对于大部分毕业生来说,离校的滋味是咸的。送走了一个又一个室友,每一次都会泪流满面,四年的朝夕相处,过的是亲如兄弟姐妹一样的日子。一朝别离,再见面不知何年何月。大学毕业生,注定要在这个季节面对这份欲语还休的离情。今天,来听听当事人、过来人、旁观者的离校情怀。

  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,但离校那天,眼泪不受控制地流下来了......那天是5月28号吧,白天已经把自己的行李都收拾好了,呆坐着。午后的阳光直射在墙壁上,目光无意识地落在寝室里空空的墙上,心仿佛也和这墙壁一样,空空的,忽然就有一种说不出的伤感。

  晚上寝室的哥们陆续回来,大家七嘴八舌说一些毕业、工作的事情。室友们还开着玩笑说一年后大家再看,谁赚了钱,谁娶了媳妇,谁换了女友。后来,他们都睡了。但黑暗中,我一直睁着眼睛。千头万绪涌上来。明天,我就要告别这个校园。明天......忽然抑制不住,流泪、哽咽。老四迷迷糊糊问我,怎么了?

  我是去年毕业的,离校的情景今天想起来就像刚刚发生一样清晰。我是寝室里……倒数第二个吧,离开学校的。我送走了一个又一个姐妹,哭得感觉整个脸部都是咸的。最后就我和老大没走了,我忽然特别怕老大走了,就剩下我一个人,我受不了。我说,老大,我先走吧,你也别送我了。我提着一个大旅行箱,背着个大双肩包,走出公寓,一直没敢回头。出楼门了,终于忍不住望向那个熟悉的窗口,老大趴在那儿,一动不动地向这边望着……所有硬撑起来的坚强一瞬间全崩溃了,我放声大哭。别离时刻,我居然把自己无法承受的离别之痛,全部留给了我的姐妹。嘉宾C:张燕:女,43岁,北京广播学院教师

  当老师的其实对毕业应该是“麻木”的。不仅仅因为年龄,心理状态不同于学生,而且每年都面对类似的情景,况且我个人每年这段时间事儿也挺多的,辅导论文、系里开会,每天都很忙,忙得没有时间去感触这些年少心事。

  那天傍晚,下着小雨。我刚在餐厅吃完饭准备回家,走过校园核桃林。忽然看见一群———有七八个吧,男孩女孩,拉着手在雨里奔跑。经过我身边时,他们停下来,一个女孩跟我说:老师,谢谢你,我们会一直记得你,我们是00级播音班的。几个孩子一起弯腰行礼,然后又在雨中跑开了。那一刻我想,有这样的毕业生,做老师真的很知足了。

  明天,“今晨谈”继续毕业话题,欢迎关注此话题的朋友发表高见--EMAIL:ydy99011@163.com,lierna@sina.com电线;传线。李尔纳